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施大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施大畏:艺术家的责任是对信仰忠诚

2013-05-29 11:16:49 来源:文汇报作者:张立行
A-A+

施大畏在画室。

  由文汇报社和上海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上海·艺术新人大展”近日将在上海中国画院拉开帷幕。作为本次展览的积极倡导者之一,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文联主席、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主席、著名画家施大畏接受记者采访时难抑兴奋之情:“这次参展的青年艺术家人数、作品的质量远超预计,从中可以看出上海的年轻艺术家对当下的都市生活,有他们独特的体验、思考和精彩的呈现方式。”

  去年2月,作为“文汇报·上海文化新人展演展示系列活动”之一的“上海艺术新人大展”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推出,施大畏提出了“作品有生活就"大",没生活就"小"的观点,鼓励艺术新人以更为开放的姿态走出自我的艺术象牙塔,拥抱生活,引起了文化界的热烈反响。

  就施大畏本人而言,无论是长久以来作为一个普通的画家,还是这些年社会所赋予他的形形色色的艺术行政管理者角色,他的所作所思所虑所惑,无不是基于对当下生活的深切感受。可以说,对当下生活的体验和感受,是他创作灵感的源头,安身立命之本。哪怕他书写的是远古的神话和历史,但出发点依然是他所熟悉感知的现实世界。

  “画我所见所感”

  “50后”施大畏,既经历过那个年代的种种磨难,又是千载难逢大变革岁月的幸运儿。他见证了社会的变迁,个人命运也随之沉浮。他原本是个普通建筑油漆工,却因天赋其才喜爱画画,抓住了难得的机遇,终成大家。他最初的成名作《祖国处处是我家》、《万丈高楼平地起》,描绘的都是建筑工人。因为是建筑工人出身,直到今天,但凡上海有重大工程,他依然会抽空拖上儿子去工地转上几圈。东海大桥、洋山港建造时,他跑去蹲了好几天。看到工人们安装桥梁、往水下打桩,感到特别亲切。上海世博会中国馆造到一半,他居然爬到最高处,俯视了整整一个下午,心中荡漾着“一种别样的壮阔之美”。

  他早年在出版社从事连环画创作,社里有规定,拿到题材必须去相应地方体验生活至少一个月,否则不许回来。开始也许是基于出版社的规定,一旦下了基层,他却往往待出味道来,最后竟舍不得回来。他的连环画名作《暴风骤雨》、《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就是这样创作出来的,由于画的即是“所见所感”,至今回看,仍然充满生活的质感。

  对生活的感悟,让施大畏的作品具有相当的艺术穿透力,表现出艺术对象复杂而丰富的内涵。1977年,施大畏到陕北黄土高原采风,在窑洞里与一群扎着白羊肚头巾、朝气蓬勃的陕北农村青年夜话。20年后,他旧地重游,山河依旧,但当年的热血青年已成为为生活奔波的中年人,少了几缕梦想,多了些许迷惘。施大畏颇为感叹,创作了一组人物头像画《高原的云》,把对这些西北汉子的复杂情感尽情挥洒于宣纸之上,将时代变迁与人物关系描摹得入木三分。前不久,他又重返陕北,发现不仅当地风貌大变,而且当年的那些熟人,又生发出种种出人意料的精彩故事。施大畏再次感叹生活的神奇,他想在适当的时候将这种地域和人的变化展现出来。

  “我是一个英雄崇拜主义者”

  施大畏有着自己独特的审美取向和艺术喜好,他不喜欢画虫草花鸟,不追求绘画的闲情逸致,而是醉心于从恢宏的历史和神话中寻觅人类不断战胜自然、战胜自我的轨迹。

  施大畏说,他是一个英雄崇拜主义者。不管是成功者还是失败者,只要能够体现永不服输的英雄气质,就会让他心生敬意。他最喜欢的音乐是马勒撼人心魄的交响乐,最欣赏的文学人物是海明威名著《老人与海》中的主人公渔夫。施大畏曾在一篇随笔里写道:“在与大自然苦斗中,渔夫最后只带回一幅鱼骨和残破的断桨,然而他还是胜利者,他的精神力量超越了所有的一切,他是一个真正的勇士,却又不乏悲壮……在艺海的探秘中,到头来或许只能得到一付"鱼骨",但却能使自己的心灵得到升华。在无际的旷野中继续寻找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这种感觉最好不过……”

  施大畏的中国历史和神话题材作品主要分为三类。一类取材于中国古代和近代历史,一类表现中国现当代历史某个特定时期、特定事件,还有一类是中国神话系列。

  这些作品在外在形式上都是大场面、大尺幅,沉重厚实,以宽银幕和纪念碑式的气势包围、俯瞰、摇撼乃至净化着观者的灵魂。施大畏的不少历史神话题材大画的母题是悲壮的,苦难的,宏阔的,且大都洋溢着浓厚的英雄主义色彩,展示了他对历史的深度思考和追索。几乎每幅作品都有着占据画面突出部分,或成为视觉中心的主要人物。施大畏在这些历史人物活动的舞台上,既看到了人性可悲的一面,也看到了人性崇高的一面。因此,他创造性地以黑白两色作为这些作品的主色调。他认为只有黑与白才能承载如此严肃、如此深重、如此峻峭的内容。即便用到了其他色彩,他也从不用其极,而是减弱了明度后出现在画面之上。黑与白作为色彩的两极,其本身所包含的大量象征性意义几乎涵盖了所有的色彩。

  对施大畏来说,绘画不是一种娱乐,而是一种责任;探索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使命;成绩不是一种赞美,而是一种鞭策。他是绘画艺术的苦行僧,具有强烈的使命感。这种使命感不是别人强加的,而是他自己给自己的重担。

  不过,看似“强硬”的施大畏,其实是侠骨柔肠,内心不乏温情,甚至有些小小的脆弱。他的作品在英雄豪迈气概之外,时时散发出强烈的浪漫气息。其名作 《永生皖南事变1941.1.14》刻画的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让观众感受到更多的是英雄的悲情和落寞。

  施大畏想做的事太多,又是一个自律甚严的完美主义者,因此难免在实际操作中遭人误解,这颇令他无奈。他把他这些复杂的感受投射到其脍炙人口的系列作品《唐吉诃德》、《忒修斯》中去,颇有些夫子自道的自嘲,让人看到了一个更为生动、丰满、完整的施大畏

 

30多年来,施大畏3次到陕北黄土高原采风。对生活的深切感悟,使他的作品具有相当复杂而丰富的内涵。 

  “心里要有一个太阳感动着自己”

  施大畏的艺术探索固然赢得了画坛的诸多赞誉,但也曾引起某些争议。他始终“置身事外”,矢志不移,初衷不改。他的中国历史神话题材作品,虽然取自于史料,却得益于他对现实生活的独特感悟。他的历史画艺术探索并没有丢掉中国画的线条优势,而是大胆地把西方艺术的色块技术拿了过来,以现代艺术符号的方式,让作品从具体的经验世界进入到艺术涵盖面更为宽广的象征层面,从而引起更多不同文化背景观众的认同和理解。他说,我们是当代中国画家,不能只让人看梅兰竹菊,绘画是一个时代精神的象征和体现。

  施大畏说,中国绘画发展到今天,要从科学角度看待发展中碰到的问题,从中梳理出真正的艺术规律。比方说透视,西方人用了,我们为什么长期不用?是不懂还是不想用?其中的一个原因,大概与中国古人的哲学思想有关。中国有“中庸”之说,用到绘画上,可以理解为“在似与不似之间”。你说它是落后吗?未必,因为写意常需要这样的思维,太相像了,意就出不来。对于古人的思维,我们无法用“先进”、“落后”来衡量,这是历史自然进程。黑格尔说,存在即是合理。把古人的东西全部丢掉,肯定荒唐,对古人全盘接受,也不行。

  当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展示在封闭已久的中国人面前,经过几十年的探索和理解,从昔日的好奇走到理性的思考,这是一个必然、一个进步,但对外面的东西样样崇拜,绝对是上当。有一阵子,某些所谓的当代艺术何等疯狂?但很快急剧滑坡,这反映了人们对艺术的理解从初浅到深化的过程。“我们这一代人由盲从而转向思考和探索,有欣喜,更多的是困惑。”施大畏说。

  施大畏认为,中国人绘画的技术性很强,很多技法现在依然适用。不过,把技法强调过头,并不科学。古人美学的精髓、中华民族的思想精神,不是那些类似标本式的技术样式,那主要是“术”,而中华民族的精髓是“道”,就是人对自然和社会的基本态度,是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和发展的智慧,那才是有远见的艺术家首先要把握的。他感到,除了中国绘画技术的传承和改造,更多的还要了解和研究艺术的基本规律和价值,能否对人和社会有深刻的认识,这才是科学地发展中国绘画的首要命题。

  “当艺术创作是一种被动的需要,无论是政治的被动需要,还是商业的被动需要,我想很难创作出惊世力作。”施大畏说,“因为这不会有很多想象力。”在他看来,艺术主要不是社会功利的需要,而是人类生存的需要,也是情感寄托的需要。创作是艺术家自身的需要,当然,这不仅仅是对身边那点空间的关注,应该开阔视野,跳出个人小圈子,关注社会、关注生活。不管艺术家采用什么艺术表达形式,艺术家的责任,就是对信仰的执著和忠诚。就像西方人一代一代地描绘他们的上帝,不管是米开朗琪罗还是当代的艺术家,这就是他们的宗教信仰。难道中国艺术家描绘我们祖国的过去和今天,不是一种信仰吗?我们应该提倡这种精神。

  “当你的心里有一个太阳感动着自己,那么你的作品一定同样会感动你的观众。我们用手在思想,用作品和民众产生共鸣,这是最欣慰的事情。”他说,现在不少人对主旋律作品有误解,以为那只是宣传品没有艺术性。实际上,真正有艺术生命力的主旋律绘画作品,既是为主流价值观所首肯,又是艺术家内心的需要,是真正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当然,主旋律作品在形式上应该提倡多元化,现实主义、浪漫主义、表现主义,甚至抽象主义,都应该有一席之地。

  “要与市场保持适当的距离”

  近年来,施大畏的行政职务越来越多,但是,他的思考没有片刻消停。忙碌的行政杂务,有时反而让他的思考,达到了一个单纯专业艺术家未必能够达到的高度。或者说,他现在的许多思考已经远远超出了具体的艺术范畴。

  比如,艺术与科学的关系。为什么毕加索和爱因斯坦能用不同的方式,对世界存在的方式作出同样的探究,从艺术和科学两个领域改变了传统的时间与空间的观念?又如,不同文化、不同艺术品种的融合和跨界,会产生怎样的效果?现在,中华艺术宫已基本成形,每天要接待5000名以上的观众,但是,作为上海中华艺术宫馆长的他,今后应该如何引领艺术宫迈向世界一流水平的美术馆行列?还有,在当下的文化背景下,上海中国画院存在的价值又在哪里?当年,他在国内专业画院中率先推出“创作课题制”、“聘请外地兼职画师”、“名家工作室”等改革举措,还显得比较超前,如今,这已为不少地方所效仿。今后,新的改革着力点又在哪里?

  不过,最令施大畏得意的是,他力推的“上海历史文脉美术工程”历时三年,今年正好完工。100件作品,从各个角度展现了上海悠久的文明历史和丰富的文化传统。同时,通过这一重大工程的创作,锻炼了既有的创作队伍,培养了一批新人。

  施大畏说,像“上海历史文脉美术工程”这样的主题性作品,对艺术家的原创创作力是一大考验和提升。作为有出息、有追求的艺术家,不能完全为市场所左右,而应与市场保持一定的距离。真正能体现一个艺术家创作水准的,还是那些发自艺术家内心、与时代气息紧密相关的原创作品。那些题材重复、画法雷同的所谓迎合市场的商品画,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没有多少价值;对收藏者来说,其意义也不大。

  近年来,艺术品市场大热,部分艺术家作品的身价在市场日涨。艺术品市场本身并没有错,我们的艺术家适度参与也是应该的。但是,现在某些人过分看重市场,被艺术市场的浮躁所囿,他们的创作为市场所左右。长此以往,真正受内心驱使想去创作的作品可能越来越少,而市场程式化的东西会越来越多,艺术的原创力也因此而弱化。“艺术家不能仅仅因为画卖得好就沾沾自喜,应该与市场保持一定的距离,创作出一批真正无愧于时代、能够传之后世的精品力作。”他说。优秀画家创作重大题材、重大主题作品,从短期看可能未必有多少市场收益,但是在艺术的提升突破上却是不可或缺的。如果有专项资金对这些画家进行资助,就能使其安心创作。

  为了鼓励艺术家的原创创作力,施大畏认为应该建立国家收藏当代优秀艺术作品的机制。上海这次策划、组织和实施“上海历史文脉美术创作工程”,是对国家收藏当代优秀艺术作品的一个成功尝试。施大畏说,现在不少地方的博物馆、美术馆也有一些国家专项资金用于收藏艺术品,但大多是收藏古代、近代或者现代艺术家的艺术品,很少用于收藏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如果国家机构现在不出资收藏的话,今后优秀当代画家的优秀作品一旦流散到市场再要收藏,付出的代价可能更高,而且未必能够收藏得到。因为一个画家的创作高峰是有周期的,国家机构的收藏最好是与画家的创作高峰周期同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施大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